相亲事件簿[综]

作者:龙头铡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人间哪有真情在

      某年某月某日,傍晚。
      铃木园子坐在某家知名饮食店的小包厢里,神色苦恼的撑着额角发呆。
      两尺之外的桌子对面,她人美声甜、心灵手巧的未婚夫先生,正神色从容的剔着鱼刺。
      白皙的鱼肉肉质紧实,去了细细的毛刺也没见分散,凤镜夜拿汤匙给肉上浇满汤汁,自然的轻抬手肘,将手中的碟子和园子面前的空盘换了个个儿。
      于是苦恼中的铃木园子小姐眉头皱的更深了。
      “怎么了?”
      清亮的男声带着些许笑意,凤镜夜在挽袖子的间隙,用手上那双竹筷子的背面戳了戳她气到鼓起来的脸颊:“等一会儿就要凉了,不是你说想吃的吗?”
      铃木园子小姐苦大仇深的盯着面前的盘子看了一会儿,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那就吃吧……”
      她的心思虽然不好猜,但大体情绪几乎一望便知,凤镜夜对她那一瞬间的神态有些疑虑,但在三分钟之后,看到那双熟悉的、因为吃到想吃东西所以肆无忌惮闪亮起来的眼睛时,又不轻不重的把那点不安放下了。
      至于铃木园子在苦恼什么……
      把起因具体到一句话:她想分手。
      把结果也具体到一句话:她说不出口。
      铃木园子心里那个小人几乎是痛心疾首的在用脑袋磕地板——你们知道凤镜夜长得有多好看吗?你们知道他难过的神态又多动人吗?
      你们知道对他说出一句重话需要多大的勇气吗?!
      不,你们什么都不知道!
      想起父母昨晚事不关己的神态,园子愤愤不平的直想拍桌子:你们光想着你们的铃木家了!你们根本就没有想过我!
      然而具体内容她都已经上报过家里了,上头三个做主的人也已经把指示下达了。
      该分的手,再纠结也是要分的。
      等餐后的甜点同晚茶一起上来,铃木园子捧着温热的茶杯长长的舒了口气,十分慎重的蜷起了手指。
      谈分手这种事,不止需要足够的淀粉转化能量,还需要足够的时间来积蓄勇气。
      等喝光三杯奶茶去了两趟厕所,园子终于在凤家三男十分标准温柔眼神注视下,斟酌着开口了。
      “如果这真的只是一次面试,我也只是个面试官,我肯定会让你通过的。”
      凤镜夜搅着咖啡的银茶匙,几不可见的在杯底嗑出了一声清响。
      “园子突然说这话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
      铃木园子破罐子破摔的回了他一对死鱼眼。
      “意思就是我不想娶你。”
      男孩依旧有礼的笑着,眼镜之下的瞳孔却不自在的收缩了起来。
      他的长相一贯招人喜欢,但园子每次看到他都有股异样心动的感觉,尤其是额前偶尔有几缕碎发轻轻搭在鼻梁上时,那种半垂着眼睫的神态,时常让园子有种大手一挥给他盖栋楼的冲动。
      哪怕这个美少年,他动不动就让人产生点后颈发凉般的惊悚感,园子依旧没怎么当回事。
      凤镜夜依旧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,他招来服务生帮园子换了一盅热的甜汤,以无关紧要一般的包容神色安坐在原位,看着园子的神态像是随时准备安抚她发的脾气。
      铃木园子看了他一眼,他在笑,看了他第二眼,他依旧在笑。
      于是她犹犹豫豫的低头喝汤,小声提示他:“能别笑了吗,你真的好可怕啊……”
      再次听到“可怕”这个中心词汇时,凤镜夜觉得自己似乎懂了什么。
      智商暂且不提,就情商而言,他和被宠爱着长大的铃木小姐必然不是一个量级的。
      只是一段时间还好,相亲毕竟是个“面试”的过程,只要把“上司”小姐的心思摸得透透的,相处起来反而不会尴尬。
      但结婚是长久的事情。
      铃木家招女婿,找的必然是个安全、值得信任的代理人,之前铃木家同西门相处的时候,似乎就是因为感情原因才拖了将近一年的时间。
      所谓入赘,不过是条件更加苛刻的联姻,入赘者必须能和自己的妻子好好相处、商量着合作完半辈子,但又不能过于强调自我,关系好到能通过感情操纵对方的决定。
      换句话说,他可以有能力,可以强,但绝对不能【危险】。
      如果铃木园子和他过上一半年的就能把脑子养没了,何况之后一辈子呢?
      这种情况下,根本不存在园子会不会因为过于喜欢凤镜夜、而被他糊弄着双手奉上家业的问题。
      ——这是凤镜夜只要想,忍个二三十年就能干脆让铃木家改姓凤的问题!
      铃木家的长辈们,大概是不愿意看到这一点的吧……
      “是我吓到你了吗?”
      千钧一发之际,抓住重点的少年立刻就做出了最合适的选择。
      跟傻白甜打直球。
      他不动声色的推了推眼镜,神情稍微冷淡了一些,语气却带着自然的急切,比平常稍微快了一点点:“相亲是个相互了解的过程,相互了解后相互体谅,因为体谅而相互迁就,这意味着两方都需要为对方做出一些小小的改变。”
      在铃木园子茫然的注视下,他突然笑了笑:“我不想强求你改变什么,毕竟在还不熟悉时候插手别人的生活习惯,很容易惹人讨厌的。”
      “我不想被你讨厌,”声音微微的顿了顿:“所以选择用影响生活细节来引导你做出些选择,虽然过程很温和,结果也并不激烈……”
      说到这里,戴着眼镜的美少年倾身过来,温和将手掌贴在她的额头上:“但事后让你看起来,似乎是有点后怕了呢。”
      铃木园子神色不明的抿了抿嘴唇。
      凤镜夜舒了口气:虽然未婚妻小姐确实如他所料的迟钝,但迟钝的时间明显不够持久啊。
      迟钝的未婚妻小姐掩饰般的将甜品盅举到嘴边,茫然的吸溜了两口,不由的开始思考——他刚才说的那些都是啥?
      铃木园子苦恼着入了神,手上的力道就慢慢轻了,汤碗越拿越低,那副茫然的神情自然就落进了未婚夫先生的眼睛里。
      啊拉,凤镜夜悄无声息的动了动眼睫:似乎猜错了方向呢……
      铃木园子反应了半天,似乎终于理解了他刚才那些话在说什么,恍然大悟的放下都快歪倒的汤碗,满不在意的摆了摆手:“那些都无所谓啦,我可以理解的。”
      “嗯?”
      园子看着他疑惑的神情,爽朗的跟他解释:“我根本没为什么事情下过苦功夫,自然对很多事都不了解,所以啊,我一贯的行为准则,是【不对不了解的事情妄自插手】。”
      “自己做不到多好,那首先就得听得进意见啊,所以从小到大,我都可听话了!”
      凤镜夜避开那双莫名其妙还带了点小骄傲的眼睛,后知后觉的发现:刚才他险些就像伸手拍拍她脑袋以示鼓励了。
      不过听话确实是个优点。
      【他从不强求她什么,铃木园子是个很好看透的人,而且只要有理有据,可以说是非常好说服了】
      “其实你也不算过分啦,”未婚妻小姐咬了咬勺子:“说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坏习惯,也从来都没有强求过我什么……”
      【相处毕竟是个互相妥协的过程,如果他发现园子身上的某种特质很顽固时,他会选择改变自己去包容那一点】
      “而且仔细说起来,你也为我增加很多习惯吧?这不是相互的吗?”
      【一般而言,他对每种特质都会旁敲侧击的试上个几次,以她的顽固程度,来判断是否需要自己做出改变。】
      铃木园子若有所思的掰了掰手指头:“其实跟你撒娇、不、还是说对峙?反正挺容易的吧,你的坚持一般就在三次之内……”
      她想了想,纠正了一下:“最多的一回是四次。”
      凤镜夜微微眯起眼睛,突然觉得心跳有些失速。
      接着,他的未婚妻小姐挠了挠头发:“大多数时候,你说什么我都照做了,但遇到我不想被|干涉的事情,只要坚持个两三次,你就会放弃影响我了。”
      凤镜夜突然有点想冷笑:这不就是你想改就改,不想改就犟吗?
      ——是要说明想不想在我,做不做在你吗?
      最后,园子像是全然没有看到他的脸色一样,貌似善解人意的下了个断言:“我觉得这很样公平啊!”
      有那么一瞬间,凤镜夜久违的从面前这位被他定位为傻白甜的大小姐身上,看到了那么点符合铃木这个姓氏的敏锐。
      “我说镜夜,”铃木园子小心翼翼的拍了拍握紧的手掌:“你刚才突然一下变得更可怕了你知道吗?”
      凤镜夜下意识缩了缩手,习惯性抽了张面纸想给她擦手,意味不明的问:“园子是什么时候看出来的?”
      “唉?”
      园子想了想:“其实我没看出来,虽然一直有感觉,但这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情,不过后来……”
      “后来怎么了?”
      “后来有人跟我说,这些都是你故意的,让我自己小心点。”
      有……人?
      谁?
      铃木园子像是没看到他一瞬间的疑惑,歪了歪头,继续道:“我想了想,觉得也行,虽然我不觉得可怕,但说不定能更加了解你的行为模式呢?”
      说到这里,她又习惯性开始邀功求表扬:“那个最多四次你就会放弃的事情,就是我自己发现的!”
      凤镜夜并没有说话。
      铃木园子于是原地愣了愣,问:“我刚才说到哪了?”
      “说到看出我在影响你啊。”
      “啊,对,”她点头:“这个都不是重点。”
      “我不想娶你,是因为你有点危险。”
      凤家三子推了推眼镜,果然还是表现的太【危险】了吗……
      “其实也不能说危险啦,”铃木园子斟酌了一下用词,双眼亮闪闪的看向思考中的美少年:“只是因为有点不稳定。”
      第一句话说出口,之后就顺了,她积蓄的淀粉酶和氨基酸,瞬间转化为丰沛的吐槽能量。
      “我们都是高中生,能力如何现在还无法定论,但是你野心好大的知道吗?”
      听到这话凤镜夜简直都想笑了。
      他区区三子,能为家族做的贡献也不过联姻一道,他哪有野心呢?
      “你别不信啊,”园子鼓着脸颊敲了敲桌子:“就比如上次,我说排队等限量产品、还不如自己开个甜品店的事情。”
      “哦?”
      凤镜夜推了推眼镜,脸上耐心的笑容一点没带变的。
      铃木园子撇了撇嘴,却并没有说起有关甜品店的话题:“我能看出来,你大概是希望联姻能成的,所以一直尽己所能的表现出我喜欢的样子,并且试图让我真的喜欢上你。”
      这话就有点青天白日扒人家衣服的意思了。
      凤镜夜脸不红心不跳:“园子小姐确实十分可爱。”
      园子嘴角啪的就是一抽。
      “你要是真的想让我相信你,刚才就应该毫不犹豫的选择表白心意,哪怕心意是假的,也好过不清不楚的夸我可爱啊。!”
      凤镜夜莫名的歪了歪头,没有解释什么。
      ——因为他刚才说的那句是真话。
      相亲并不代表爱情,如果父亲为他定下的命运就是同铃木家一起,那他一定会尽己所能做到。
      这只是一个机会,而为了哄铃木园子,他绝对算得上竭尽了全力。
      毕竟对他来说,赢得这个机会的时间,就只有短短的几个月,而判研结果,却全在一个女孩的一念之间。
      至于之后怎么样……
      之后,为了让自己未来的生活,一直安和平稳的维持在自己希望的频道上,他虽然一定会铃木财团做些什么,但也同样会努力将“铃木园子”这个角色,合理的安插在自己的生活中。
      大约人精都比较喜欢好猜透的闹腾鬼,铃木园子的性格远,比他猜测中的各种模式都好接受。
      最起码在这位铃木小姐在撑着下巴、眼睛亮晶晶的说你长得真好看时,凤镜夜先生除了感叹这家伙词汇是不是有点匮乏之外,并没有任何被冒犯到的感觉。
      仔细追究一下,其实还有点微妙的开心。
      既然“铃木”这个姓氏已经不可避免,而他的人生还有大半,哪怕不爱她,凤镜夜也会试着去喜欢她。
      他记得她喜欢吃的东西,了解她喜欢做的事情,每时每刻注意她的一点点神态变化,悄无声息的把自己变成了她最喜欢的样子,再潜移默化的、把自己喜欢的因素注入她的生活。
      ——虽然最后一点似乎被对方反向利用了,但从小到大,凤镜夜就再没为其他人或是东西,花费过那样多的心血。
      不对。
      他看着自顾自斟酌着分手面谈内容的未婚妻小姐,神色不明的轻轻勾起了嘴角。
      不是再也没有。
      而是从来就没有过。
      被无数心血娇惯而不自知的的铃木园子小姐,此时点着下巴开始回忆:“那次我抱怨完后没几天,你就洋洋洒洒的准备了好多的材料给我看,讲道理,我看到计划书的时候好尴尬的。”
      “毕竟我没想过开甜品店呀。”
      “但等我强忍着尴尬的说明那就是个玩笑,而你一副早知如此的样子跟我说没关系时,我就不尴尬了。”
      铃木园子叹了口气,语重心长的说:“我开始害怕了。”
      凤镜夜喝了口茶,哦,是体贴过头了吗?
      真是的,渗透一样的改变不害怕,对你太周全反而不自在了吗?
      ——是鸽子吗你,散养着就没事,关到笼子里保护起来反而还想飞走了。
      然而铃木园子小姐的重点却不在此,莫名其妙的就开始吹他。
      “你的计划书写的超级好,我虽然谈不上精通,但眼光还是有那么点的,你给我的东西,只要按部就班的做,大概是真的可以开一家前途坦荡的甜品店出来的!”
      哪怕此时心情并不怎么好,被一个一看就知道不会撒谎的人,用这样直白的口气认真的称赞,凤镜夜多多少少的感觉到了一点欣慰。
      这只鸽子小姐,好赖还知道他为了喂养她付出过多少心力。
      “但你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想讨我喜欢,”她又飞速变了回脸,“你明知道我是开玩笑的,明知道这间甜品店很大可能永远停留在一份计划书上,但你做的那么周全……”
      “周全了不好吗?”
      “倒也不是不好啦。”
      园子皱着眉头形容自己当时的感觉:“我当时除了受宠若惊,微妙的开始觉得哪里不太对,然后我就给其他人发了个短讯,问他:如果我很迫切的想要个甜品店,他会怎么办。”
      这个“他”……
      凤镜夜若有所思的顿了顿:和之前那个“有人”,是同一个人吗?
      “那个‘他’是怎么说的?”
      “他说做等待入职的未婚夫的,肯定是以我高兴为前提啊,要是他来,应该会瞒着我直接做好一间店、或者买?然后在开业之前带未婚妻小姐去包场,以此作为促进感情升温的终极约会手段。”
      似乎对此并不感冒,也体会不出什么浪漫因素,她的复述这段话的时候是纯粹的棒读。
      凤镜夜的神色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僵硬起来。
      可惜铃木园子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停留太久,很快把谈话的主题拉回到了那间甜品店上。
      “虽然我觉得他的话挺扯的,不过那确实是作为未婚夫会做的事情,而照你的性格来推断,凤镜夜这个人的周全,应该不只是这一份计划书而已。”
      “在希望培养感情的前提下,你应该会拿一份只有开头、框架也很粗略的企划给我,然后轻易的说服我——我猜这对你来说超级简单——最后让我和你一起,去把这间甜品店开起来。”
      铃木园子想了想,掰着指头开始数:“这样的话,既能延长相处的过程、增加相处的时间、又创造共同的回忆,最后表达出了对我个人意向和能力的尊重,还能顺便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——比如带着我这种生手,都能创个业什么的。”
      凤镜夜垂下眼帘轻轻喝了口茶。
      他居然觉得园子说的十分有道理!
      “与其说是你太周全,不如说你在这件事上,考虑的不够周全,而不够周全的原因,完全可以在那份计划书上看出来。”
      戴着眼镜的少年微笑着撑住了额角,抬手示意洗耳恭听。
      “你对它太认真了。”
      铃木小姐吸溜着喝了口茶,老生常谈一般的叹息道:“其实在你把它定义为【哄我高兴的东西】时开始,它就只是一份虚假的事业了,可你面对这种虚假的‘事业’时,周全的恨不得把一生所学全用上。”
      “所以我当时就想,你平常过的得有多压抑?”
      她斟酌的用词,在凤镜夜清亮的眼神下,下意识的怂了起来,但自觉没错,还是理直气壮的在那分析。
      “或者说,你平常对自己的才能和野心要压抑到什么程度,才能在遇到这么一个……其实连发泄口都不算的小计划时,潜意识里忽略掉了最大化它的作用,而是兴致勃勃的写那么一份东西出来?”
      卡座内的这一方小天地,突兀的寂静了下来。
      铃木家的那位小姐放下手里的杯子,眼神闪烁的看向凤镜夜,缓慢却认真的感叹说:“我当时就觉得,你写那东西的时候心里肯定特别兴奋,兴奋的在某种程度上干扰了你的感官,而要是给你一个足够宽广的舞台——就比如我们家。”
      她指了指自己,又隔着桌子指了指凤镜夜的胸口。
      “那你心里的兴奋会是写计划书的多少倍?重点是你自己还意识不到自己兴奋了,而被那种兴奋挟持住的你,得翻腾成什么样啊……”
      凤镜夜沉默了许久,并没有再次出言反驳有关“你充满野心”的言论,而是用十分新奇的眼光看向这位被他定义为了单纯笨蛋的大小姐。
      该说果然笨蛋都比常人敏锐吗,虽然大部分该担心的地方她没有担心过,该糊涂的地方不当回事,重点心意还猜错了。
      但居然发现了藏得最深的那一点。
      他像是刚刚才重新认识了一遍自己,几乎是困惑着问她:“有野心不好吗?”
      气氛微妙的松了下来,园子的胆子就回来了。
      她哗啦哗啦的刚刚上来的冰淇淋上浇巧克力,不假思索的回答说:“不是不好,是不安全,你压抑的太久了,一旦反弹肯定厉害,心态这东西是个连锁反应,新手司机突然开车上赛道,比起拿冠军,超速翻车的可能性还更大点。”
      凤镜夜瞬间就理解她想说什么,面无表情的垂下了眼帘,开始吃自己的那一份点心。
      又过了许久,临近结账分别时,凤家的三子看着她按步骤收包、查手机、戴围巾,突然开口问道:“甜品店的事情已经过去不短的时间了,园子现在才说明这些,不觉得有点晚吗?”
      “晚?”
      “八个月,差不多就是西门和铃木家之前定下婚约的界限了。”
      一看快八个月,他还以为十拿九稳了呢。
      园子坐在座位上擦手,歪了歪脑袋:“主要是我舍不得。”
      她说这话问心无愧,百分百的真情实感:“看到你我就满脑子高兴了,一时半会儿的根本想不起来别的……”
      刚刚基本确定了下岗的未婚夫先生,却在此刻突然感觉到一股可笑的欣慰。
      紧接着,未婚妻小姐稍微有点得意的炫耀了起来:“再说了,这件事对你来说是任务吧?”
      “要是我莫名其妙的把你三振出局,你的父亲和哥哥是认为我和你没看对眼呢,还是怀疑你因为不想入赘、故意没尽力搅黄了这事呢?”
      “所以还是尽量把时间拉长一点,顺其自然的分开比较好吧?”
      我是在体谅你啊!
      然而凤镜夜看着她亮闪闪仿佛求表扬的眼睛,再次选择不说话。
      铃木园子一天三次求表扬不成,整个人都要萎靡起来了。
      她耷拉着一双死鱼眼,打量着男孩子波澜不惊的面容,瞬间犹疑了起来:“总感觉你应该是不怎么喜欢我的,但你这个眼神……”
      她小心翼翼的问:“别告诉我,你之前真的考虑过要嫁给我?”
      凤镜夜依旧很淡定,只是不轻不重的“哦”了一声算作回答。
      他总不能说按照计划,我差不多都开始要喜欢你了吧?
      虽然尴尬了一会儿,但园子也没计较,她围好了围巾,大方的问凤镜夜:“帮人帮到底,送佛送到西,我之前的相亲对象虽然不招‘母亲’喜欢,好歹有爹肯撑腰,你这种情况比他还复杂,要是觉得今天结束有点突兀,我可以再和你拖一个月,到时候就说你尽力了,我不选你是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
      她眼神在咖啡馆里一阵乱转,最终落在了凤镜夜的眼镜上:“就说我们家害怕下一代遗传近视的基因怎么样?”
      凤家三男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会儿,十分冷淡的推了推眼镜,特别冷漠的开口说:“恕我直言,这种借口太愚蠢了。”
      是吗,愚蠢啊……
      等等!
      铃木园子不可置信的打量着这副简直可以拿刻薄来形容表情。
      ——他刚才是不是说了愚蠢这个词?
      坐在窗边的女孩子试探着张开五指,小心的在对面的男孩子眼前晃了晃:“虽然早就猜出了你本性和现在有差别,但请你认真的回答我,你真的是凤镜夜吗?”
      她愤愤不平的大声问:“你还是我认识的,那个温柔美丽善解人意、就算被小孩字糊了一裤子蛋糕,也能好脾气微笑着的凤镜夜吗?”
      “是的哟。”
      面试者毫无笑意的勾了勾嘴角:“虽然很抱歉,可现在试用期结束了……我不是已经被面试官三振出局了吗?”
      都不指望你通过了,为什么要对你温柔的笑啊。
      ——在花费了那么多的心血,却依旧要空手而归的时候,真的是完全不想为一个“一无所知”的人,再去浪费任何一点心意了。
      他站在临界点前的那份心意,再向前走一点点,就会变成彻彻底底的笑话了。
      “一无所知”的铃木园子小姐看着那张礼貌又标准笑脸,只剩一声长叹:人情冷暖世态炎凉,好歹谈了快八个月呢,这人间还有没有真情在了??
      
    插入书签 

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文是我自己锁的,加了将近一半的内容,记得看啊!
    按惯例V前每章要卡字数,分章多留言多,所以积分也多……
    我试图把一章拆成两章,发现根本没法连贯的看,所以还是一起放吧,7500就7500了【大义凛然.jpg】
    那个有人你们可以猜猜是谁,不过应该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吧?
    这其实是两个套路王撞车了,然后凤镜夜在不了解敌情的情况下被稍稍坑了一下。
    凤镜夜的心态我给你们举个例子。
    话说有个打游戏大神和自己CP面基,然后发现自己可爱的情缘裤子掏出来的东西比他还大,但他就是死活不分手——我给你买皮肤,带你打排位,跟你刷记录——废了那么多功夫,就算你是男的也必须跟我好着!
    园子每次都在未婚夫准备尽义务喜欢上她之前讲分手,那份本来会顺势转化成责任爱的心意肯定会拐到另一个方向,具有是什么……
    你们看我笑而不语的脸:-D
    今天在肝旧文论坛体的番外,结果才发现了存稿又没定时……
    最后惯例求留言,7500的我很认真的要求留言哦!
    诸君晚安啦
    (づ ̄ 3 ̄)づ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