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妃坐墙上(穿书)

作者:心星欣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想不出章节名了

      紫藤院里,小书房内。
      
      柳岩与简翡面对面而坐,两人的手边皆有一杯茶水,但是他们都没有喝。
      
      此时的柳岩看起来有些局促,像是一个见到了长辈的孩子。
      
      简翡倒是极为淡然,只是在看向柳岩的目光中,也露出了一丝明显的暖意。
      
      “笕……不,师……”柳岩张了张嘴,突然发现不知该如何称呼他才好。
      
      柳岩知道他是谁,可是简翡现在的身份,又让柳岩有些迟疑,简翡与笕玉,是一人,还是两人?
      
      须臾,还是简翡先道:“师弟,久违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师……师兄!”柳岩见状,当即有些激动。
      
      “嘘——!”简翡伸出食指,轻声言道:“师弟,多年不见,还以为你这性子真的改了,原来还是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师兄说笑了,今时不同往日,岩只是一时失状,并非同当年一般鲁莽。”柳岩微笑说道,看起来平静了许多。
      
      “看得出来,确实不一样了。”简翡说着,看着他的眼睛问道:“师弟久不出山,因何与温柒柒有旧?”
      
      柳岩:“此事说来话长,温小姐曾有恩于岩,岩此番前来王都,也是师父的意思。”
      
      “是师父之意?”简翡有些诧异。
      
      他那位师父,就是一位隐世高人的模样,大多数时候住在一座山里,偶尔会四处远游。
      
      师父一向说话也是神神叨叨的,总是说半截留半截。好在他知道不少事情,所以才能准确猜测出师父的意思。但是有些事情,本来也不便直接说出来,所以有些话,简翡就是知晓了,也是不能说出来的。
      
      套用一句话就是:天机不可泄露!
      
      “确实是师父的意思。”柳岩点头道,紧接着从怀里掏出来了一封信,而后说道:“师兄,这封信,是师父写给你的。”
      
      简翡接过信,展开一阅,很快又将信收起。
      
      “既是师父的意思,那么师弟可知,继续留在这昭王府可能会有什么结果?”简翡问道。
      
      昭王宋宁旭,是天下皆知的断袖。甚至还有人说,昭王爷喜美人,无论男女。
      
      柳岩默了默,还是点头轻声应道:“知。”
      
      简翡:“师弟若有所求,来寻师兄便是,师兄会尽力相助于你。”
      
      柳岩听到他这话,有心想问他此时的真正身份,可是想了想,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来。
      
      他与简翡虽在山中同住三年,但是简翡下山的时候,他年岁尚小,时隔多年再见,对于简翡的事情,他也就不太清楚了。
      
      简翡见他神色,大抵也知道了他的想法,而后也只是沉默以对,并未解释他因何以芳菲阁头牌的身份被抬进了昭王府,又以昭王府妾室的身份住进了紫藤院。
      
      感觉有些事情,还是不说为好。
      
      毕竟,这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儿。
      
      知道是一回事,亲口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。
      
      柳岩知晓简翡不愿多说,于是主动同他隐晦的聊起了其他的事情。
      
      比如说,有关于昭王宋宁旭,有关于如今的昭王妃温柒柒,以及皇家诸子。
      
      不知不觉间,整整一个时辰过去了,柳岩这才起身离开了紫藤院。
      
      简翡起身将他送至门外,随即也就回了房间,关上了房门。
      
      因着简翡此时的身份只是一名侍妾,所以紫藤院里也没几个人。
      
      这仅有的几个人也被简翡寻了由故打发了,所以此时紫藤院里只有他一人。
      
      为了方便,也为了不引人怀疑什么,这紫藤院里肯定还是得有人的。
      
      只是这来的是什么人,还得看简翡想要什么人。
      
      此时,隔壁的苍兰院里。
      
      此时的温柒柒身着常服侧躺于软榻上,眼神飘忽,嘴里念念叨叨的。
      
      “他与她皆美,他不及她美,却痴她美,不贪他美,缘何她之美牵吾之心,而不为他之美所动?”温柒柒自言自语道。
      
      寻秋不太明白自家小姐的意思,不知道什么美不美的,只是从身后拿出了一叠纸递上,同时道:“王妃,这是您的嫁妆单子,请过目。”
      
      “嫁妆?”温柒柒抬手接了过来,大致翻了翻,也没看几眼,然后又扔给了寻秋。
      
      “王妃?”寻秋见状,有些不解。
      
      “寻秋,本妃既将此事全权交给了你,便不会不信你。”温柒柒浅笑说道。
      
      寻秋:“王妃,奴婢知道王妃信任奴婢,但是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没有但是!所以,寻秋呐,以后这种事情,还劳你多多费心了!”温柒柒客气的说着,还坐起身来作势要拱手作揖。
      
      寻秋被吓得赶忙往旁边一站,摆手无奈说道:“使不得,使不得!王妃,您可别折煞奴婢了,奴婢真的承受不起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行了,行了,不闹你了。寻秋,去厨房瞧瞧有没有什么好吃的,本妃饿了。”温柒柒坐回软榻,摸了摸肚子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是!”寻秋应道,将手里的东西收好了,这才去了厨房。
      
      温柒柒除了亲近寻秋,也不爱与旁人亲近,所以房间里一时便只有温柒柒一人。
      
      当然了,她毕竟是王妃,所以此时在门外,还是有几个侍女候着的。
      
      后来温柒柒方知,全昭王府的女婢都在她这里了。
      
      所以,宋宁旭真的没有近女色的可能了?
      
      对于这个问题,最忧愁的人是昭王府的孟大管家。
      
      孟管家是亲眼见着自家王爷一点点长大的,能够亲眼目睹自家王爷成亲生子,一直平安顺遂,是他毕生之愿。
      
      可是让他没有预料到的是,在他眼皮子底下长大的王爷,竟不知从何时开始断了袖。
      
      一开始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,孟管家整个人都是懵的,他感觉自己愧对了老王爷,曾经还动过以死谢罪的念头。
      
      但是想到他要是就这样死了,那只会更加没脸去见已故的老王爷,所以他还是得活下去,他得守着自家王爷。
      
      也许有一天,自家王爷又喜欢姑娘了呢!
      
      当温柒柒与昭王的赐婚圣旨传到昭王府时,孟管家其实是挺高兴的。
      
      虽然温柒柒的名气比他家王爷还厉害,但温家小姐怎么说也是个女的,女的!!!
      
      所以,温柒柒的到来,让孟管家看到了希望,看到了未来不久能有一个小主子的希望。
      
      可是孟大管家的希望,宋宁旭与温柒柒是实现不了了。
      
      新婚之夜,两人可就分房而睡了。
      
      苍兰院里,在寻秋离开一小会儿之后,温柒柒还是起身出了房门。
      
      那些侍女见到她出来,纷纷行礼道:“王妃!”
      
      “嗯。”温柒柒微微颔首,从她们面前走过去。
      
      侍女们见状,安静的跟了上去。
      
      温柒柒听见身后轻轻的脚步声,当即回首轻声说道:“本妃就在院子里走走,无需你们跟随。”
      
      “是!”侍女们齐声应道,又退回了方才的位置。
      
      在来到苍兰院之前,王爷曾交待过她们,来到苍兰院之后,务必遵从王妃的命令。
      
      所以,无论温柒柒交待何事,她们都会照办。
      
      但是除了,背主。
      
      温柒柒之前虽然也曾偷偷来过这苍兰院,但是都是在夜里,所以有些景色也不曾观赏过。
      
      而且,白日与黑夜里见着的感觉,也是不一样的。
      
      苍兰院是昭王府里除了主院之外,最大的几个院子之一,这院落里栽种着多种花草树木,最多的便是兰花。
      
      苍兰院其名,大抵便是因此而来。
      
      温柒柒认识的花草不多,只能看出美不美,不能识得贵不贵。
      
      想来能栽种在这昭王府里的花草,也不会是不值一文的野生草木。
      
      不过这些,也并不重要。
      
      温柒柒顺着院子里的小路往前走去,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一面围墙下。
      
      站在那堵墙面前,温柒柒想了想,墙的那边好像就是紫藤院。也就是,笕玉姑娘如今所住的地方。
      
      温柒柒抬首看了看围墙的高度,又看了一眼围墙旁边的树,再瞧了一眼顺墙而长的藤蔓,最后瞅了一下离着围墙不远草地上的大石头。
      
      她此时突然有一种,爬墙而上的欲望。
      
      为什么要爬,直接用轻功不好么?
      
      爬有爬的乐趣,用轻功是方便快捷,但是也少了几分趣味儿。
      
      温柒柒这番想着,一时也忘记了自己饿了的事情,挽了挽自己的衣袖,几步来到了那棵树下。
      
      爬树这种事情,温柒柒不是没有干过,只是她也有许久不曾爬过了,所以现在感觉有些生疏了。
      
      但是再生疏,下意识的一些事情总是没忘的。
      
      温柒柒扎好了衣袖和裙摆,也不管有没有会路过这里,这就开始往上爬了。
      
      树干比她高出不少,一开始完全不借助其他东西,她还真没办法爬上去。
      
      后来,温柒柒还是折腾着扯上了树枝,而后坐到了树上最粗的那一根枝丫。
      
      坐上去之后,顿时觉得视野开阔了许多的温柒柒,扬起满满的笑意抬首一望,正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眼睛。
      
      温柒柒:“!!!”
      
      “尹枫参见主子!”眼睛的主人先说道。
      
      温柒柒笑脸一僵,轻声说道:“尹枫?呃……你什么时候来到这儿的?”
      
      尹枫想了想,还是实话实说道:“在主子之前。”
      
      温柒柒默了默,垂眸一脸平静的说道:“你什么都没有看见。”
      
      尹枫闻言,当即了然应道:“是,属下什么都没有看见。”
      
      “去其他地方待着。”温柒柒略丧气的摆手。
      
      “是!”尹枫应道,这便准备离开。在离开这棵树之前,他又说了一句:“主子,属下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!”
      
      温柒柒:“……”
      
      看着尹枫飞身而下又迅速离开的身影,她真的有点想打人。
      
      虽然她并不在意形象,但是在自个儿属下面前做这种幼稚的爬树之事,温柒柒还是觉得有点丢脸啊啊啊!
    插入书签 

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今日更新~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5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